姚振华揭开最后一张底牌

斑马消费 范建

当姚振华在宝能系债务危机中分身乏术之际,鼎晖系联手二股东火炬集团,不断增持中炬高新,正一步步威胁中山润田的控股地位。

债务缠身、高比例质押状况下,姚振华丧失对中炬高新的控制,或已不可逆转。

偷袭

鼎晖系和火炬集团联手之后,前者作为先锋,今年以来先后两次增持中炬高新,进一步威胁中山润田的控股地位。与此同时,中山润田不断被动减持,资本狂人姚振华失去中炬高新或已不可逆转。

19日晚间,公司一纸公告披露,火炬集团的一致行动人鼎晖隽禺,8月31日至10月18日,已增持公司937.3489万股,增持比例1.19%。

此次增持完成后,火炬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鼎晖隽禺、国泰君安QFII-CC,共持有中炬高新13.96%股权。

梳理发现,鼎晖隽禺首次增持是在3个月前。7月18日,其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增持公司1.09%股权。

这似乎是谋划好的一场棋局。更早之前的6月,国泰君安QFII-CC率先点燃硝烟,从6月6日至14日,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增持398.3219万股,增持比例0.50%。

在中炬高新内部,陷入了一方增持一方减持的现象。据19日公告,中山润田因与重庆信托借款合同纠纷一案,深圳中院发出执行通知书,要求变价处理中山润田所持2200万股公司股票。截至18日,中山润田减持股份1106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1.41%,所持公司股权从17.72%降至16.32%。

自去年以来,受宝能系流动性危机影响,中山润田所持中炬高新股权多次被动减持。

去年上半年,债权人平安证券、安信证券的减持,使中山润田持股从25%降至24.23%;后因以股票作价抵偿西藏银行债务,持股又从24.23%降至20.81%;今年9月,因与粤财信托债务纠纷,后者处置中山润田所持中炬高新股票,持股进一步降至17.72%。

经过鼎晖系及国泰君安QFII-CC这次偷袭之后,火炬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与中山润田最新持股仅相差2.36%。

双方股权争夺大战硝烟越来越浓,一旦国资背景的火炬集团出手,或将重回控股之位,一血七年之耻。

七年之痒

2021年6月,宝能系流动性危机大白天下,当时,中山润田还信心十足地对外宣布,将在12个月内增持中炬高新不低于1%股权。1年过后,人们发现,中山润田仅仅增持67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0.08%,耗资约2500万元。

增持爽约的原因,就是没钱。中山润田因此还收到广东证监局的警示函。

截至今年6月底,中山润田已累计质押中炬高新1.57亿股,占其所持股份的98.67%;累计司法标记数为1.21亿股,占所持股份的76.16%。

没想到叱咤一方姚振华,走到了如今这种境地。要知道,中炬高新是宝能系除汽车、地产外,重点布局的调味品板块。

时间拉回2015年,那时的姚振华风光无限。一边,把手伸向了中炬高新,同时,还腾出手开启了宝万之争、血洗南玻,并敲响了格力电器大门,以一个野蛮人的形象横冲直撞。

2015年4月,姚振华通过控制的前海人寿举牌中炬高新,当时耗资约6亿元、拿到5.02%股权。在这之后大肆增持,直至当年10月,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共获得1.985亿股,持股增至24.92%。

2018年9月,中山润田受让前海人寿所持中炬高新1.985亿股,成为这家“酱油老二”的控股股东,火炬集团退居二股东。

去年7月,中山润田本计划通过定增,给上市公司注资近78亿元,用于美味鲜阳西基地300万吨调味品的扩产项目。

这次定增如果顺利,对中山润田来说,持股比例将升至42.31%,控股地位将得到巩固。另外,项目达产之后,将实现年均销售收入204.09亿元,年均净利润51.57亿元,进一步缩小与海天味业之间的差距。

不过,这次定增的前提是,必须先处置公司旗下1600亩优质商住土地。这遭到二股东明确反对。之后,持有上述土地的子公司中汇合创部分股权被法院查封,目前尚未有新的进展。

最后一张底牌

随着宝能系流动性危机进一步发酵,为了及时偿还债务,缓解危机,宝能旗下资产陆续被摆上货架。

今年6月,深圳华利通所持韶能股份1.42亿股被司法拍卖,深圳方富实业以13.05亿元竞得,不过未能缴纳剩余款项,深圳中院不得不裁定重新拍卖。

两个月后,深圳智茂商业以约10.01亿元竞得这笔股权,意味着宝能系彻底丧失韶能股份第一大股东之位,姚振华精心布局的产业版图已然松动。

几乎在同时,宝能系、前海人寿在南玻A内部掀起争夺战,从董事会席位之争,到人事罢免,两大资本系争锋相对,火药味十足。此后前海人寿以人数占据优势获胜,二者历时2个多月的争斗才暂时平静。

8年前,宝能系正处于巅峰时期,通过公开举牌先后拿下10多家上市企业的控制权或者5%股权的股东,涉足百货、调味品、电力、地产等领域,华侨城A、南宁百货及上述提及的中炬高新、韶能股份,宝能系在其间的影响均举足轻重。

在危机面前,这些上市企业都成为姚振华减持套现的重要标的。比如,去年4月至今年初,姚振华通过钜盛华、前海人寿减持华侨城A套现超过10亿元。

在失去对韶能股份的控制之后,宝能系高端制造业务板块中另一家企业中炬高新岌岌可危,这应该是姚振华在实业领域最后一张好牌了。

但是,中山润田迄今未解的债务纠纷,极可能成为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据中炬高新2022年中报,截至今年6月底,中山润田所负数额较大的到期未清偿债务合计约30.83亿元。结合中山润田所持中炬高新股权大比例质押状况,一旦湖面微风渐起,极可能掀起一场排山倒海般的风暴。

截至今年上半年末,因与各大信托、银行等机构借款及债务纠纷,姚振华作为债务担保人,涉及债务总金额约341亿元。